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河北怎么治好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19:41:5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河北怎么治好白癜风,新丰白癜风医院,广东白癜风的症状,寿光白癜风,德州冯小刚白癜风,朝阳白癜风医院,北京哪所医院治白癜风好


解决朝核问题,中美韩有何预案?

邱震海

一段时间以来,朝鲜半岛局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然而这背后的终极解决方案是什么?坦率来讲,要朝鲜弃核不现实,要美国同意朝鲜拥核,也不现实,既然这样我们就要找出一个妥协的方案。今天我们就看看这个妥协的方案究竟可能是什么。

◆◆◆

朝若再进行核试美将动武?

邱震海:现在好像似乎是特朗普总统找到了,他就要军事打击,无论这个军事打击叫什么“斩首”,还是“定点清除”,还是“外科手术”。

方恩格(前美国共和党海外党部亚太区主任委员):川普说他是谈判最高手,或许他会有一个想法,但是还没有讲清楚。从朝鲜开始研究核子武器之后,我们已经经过30个美国总统,30个中国大陆国家元首,日本很多首相,南韩已经几个总统,联合国几个秘书长,还是找不到一个解决的方案。

邱震海:你是共和党人,也许你知道一些,来自共和党的一些内幕,他的心里到底怎么想?他现在重兵压境,这个重兵压境只是一个姿态还是来真的?

方恩格:这个问的好,因为我们现在刚过川普执政100天。他的国家安全团队,军事体系等等,都在安排之中,尤其是有关亚太地区很多位置是还没有人选,还没有人能掌握“生杀大权”,所有有决定权的团队是人不多,而且都是在川普身边。但是当然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邱震海:所以你要说是大兵压境只是一个不成熟的决定。

方恩格:他们还在谈。

邱震海:如果说朝鲜进行下一次核试验怎么办?那这个特朗普就难了,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方恩格:我觉得关键还是在南韩。

邱震海:不要把责任推到韩国,你们是主角。

方恩格:但是南韩的人民实际上在前线。那另外是南韩还没选出新任总统,对朝鲜的政策我们还不知道。

邱震海:美国人就这么讲话,关键时刻他说韩国站在第一线。

全家霖(韩国湖西大学教授):他是政治人物,所以这么讲。其实美国动武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不能排除,因为现在的局势是自1976年三八线的“板门店事件”之后最紧张的了。但是假如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的话,那也许这个情况跟以往的完全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美国向朝鲜发出了很明确的声音,再进行核试,美国就动武,或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攻击,中国就没法参加。

邱震海:按照这个假设,如果说朝鲜真的再进行核试验,那军事行动就不可避免了,是不是,按照你这样说法。

全家霖:不是不能避免的,是很有可能,很有可能,但是这个难度比较大。

“三合一”方法对付朝鲜?

邱震海:那怎么样的军事行动呢?大规模战争?“斩首行动”?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军事行动,但我看起来一个都不现实。

全家霖:“斩首”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都不能排除,或是用电波来干扰他们弹道导弹的试验也有可能。但是这个难度非常大。不过,有一点很清楚的,会有“三合一”出现。一就是说韩国、美国、日本,作为美国的同盟国家,会采取单独的制裁行动,而且这个制裁行动力度会与以往的更强。然后第二个就是持续抵制,这个也许中国也会包括在内。第三个就是,可能性虽然不大,但也不能排除动武。

邱震海:你刚才说的前两种其实都是过去几年都已经做的。

全家霖:过去几年是都有,但是这次的力度会更加强。

邱震海:现在大家关心的第三种,刚才Ross说要看韩国人,在第一线,你们想不想军事动武对朝鲜?

全家霖:军事动武不是我们想不想的问题,大家想不想的问题。第一个当然是我们想不想的问题,第二个就是同盟国的问题。

邱震海:在我看来是行不行的问题。

全家霖:对,行的可能不能排除。

邱震海:怎么个行法吗?我们用意来说,“斩首行动”,你把某一个国家的元首干掉了,先说你的卫星有没有这么准。第二,这不是干掉本·拉登,不是说你的陆军部队可以进入北韩。

全家霖:中国跟美国已经明确表示,我们不对政权的垮台作为目标,而是以废核或导弹为目标。所以这一点很清楚,“斩首行动”不能排除。不过“斩首行动”不是最终的目标,最优先考虑的目标。

邱震海:那剩下就是“定点清除”和“外科手术式”了,定点清除它的核设施吗?

方恩格:很难啊。

邱震海:很难。

方恩格:找不到。

全家霖:2000年出头的时候曾经提到过“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当时就是宁边或者是东昌里,因为只有几个地方有核试验场,或者开发,研发导弹的地方,没有多少个。所以能够打击,通过“外科手术式”的方式可以打击。但是现在呢,散布在朝鲜各地,数量不仅非常多,而且有些都是能移动的。

邱震海:你打哪一个,能不能打掉。

全家霖:对,非常难。最近有说生化武器围绕着平壤,但打生化武器战也会影响到平壤的居民。

中美将联手制裁朝鲜?

邱震海:刚才二位都提到中国,提到北京。最近在习特会之后中国和美国的立场相对程度在接近。我们在北京现场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退役少将徐光裕将军,你好徐将军。

徐光裕:你好。

邱震海:站在中国的角度你怎么看“定点清除”军事打击,第一,先不说中国支持不支持,从军事上可行吗?

徐光裕:(中国军控和裁军协会理事):我个人基本判断,中国仍然坚持两个原则,第一,半岛一定要无核化;第二,保持半岛的和平稳定。所以对朝鲜问题的选项上这点就非常明确了,不能违背这两个原则。因此对用军事手段、战争手段解决朝鲜的核问题,中国是不赞同。至于爆发军事冲突的因素,由于它是涉及到各个方方面面,不是哪一个主观的意志所能决定说不打就不打。所以我对韩国的这位专家他的判断就是说,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危险性是存在的。但是我个人认为,在分析这个军事冲突的可能性的时候,这个大的背景还是要看到。首先要想发生军事冲突,必须要朝鲜在核的试验上很快的进行第六次核试验,那就把这个火就点着了,这个问题就麻烦了。那么首先就要判断一下第六次核试验的可能性怎么样。我个人判断有两点。第一,在韩国的新总统选举结束之前,它的政见明朗之前,朝鲜不会进行核试验。原因就是它情况不明,它不知道韩国到底是什么动向,韩国和美国什么动向,它不清楚。所以第六次核试验的话,它的目标、目的性不明确,所以它不会去冒这么大的风险,这是一个方面。所以我判断核试验基本要发生也是总统选举以后的事情。第二,美国对朝鲜半岛北部,北朝鲜的核设施也好,各种各样的一些所谓导弹也好,所有的情报信息并没有完全掌握。

全家霖:徐将军说得没错。我们还要考虑5月9日韩国总统大选,选举当天之前为什么他们不会核试,或者是导弹试验的可能呢?就主要是,如果进行核试的话,在韩国国内会出现一个非常保守的一个总统。这个对朝鲜的对外政策上会产生不利的影响,也会存在着这个问题。但是他们不搞试验或者是不发射导弹的话,也许是比较进一步的,就是可以跟朝鲜沟通的,或者愿意沟通的一些总统会出现。所以现在也许如果9日之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他们可以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

邱震海:朝核问题让人非常头疼,令美国头疼,令美国多少届的总统头疼,也令中国头疼,令韩国更头疼,令世界处于威胁当中,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话来说,这是对世界最大的威胁。但是关键问题,终极解决方案在哪里。所以在此时此刻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要把朝核问题放在过去至少是15年的大环境下,看看朝鲜的目标真的是要跟美国交恶吗?

全家霖:美国总统特朗普说得挺好的。他说所有的选项都要摆在桌子上,这种态度我觉得真是比较明智。比方说现在的结果来看,至少在某一方面,在中国有很大的变化,只是中国的立场、态度,或是现在的所作所为跟美国的方向越来越接近。比方说对朝鲜的施压方面,就是力度比过去强得多,而且这个强得多的过程当中,朝鲜也不敢随便动。

邱震海:当然。

全家霖:我觉得中方会从石油的供应方面着手。过去几次尝试中,成效率非常高,90年代中国停止了三天的供油,那最后朝鲜就出来六方会谈了。然后2000年之后又有了,签订了一个新的协定等等。所以我觉得供应石油是一个方案。然后第二个就是,也许我们采取更强硬的措施。现在我们的联合国在决议案当中都是考虑到民生的问题,民生问题的标准要再抓紧一点。

邱震海:北京的徐将军您怎么看,从中国的角度来说终极解决方案是什么?

徐光裕:我个人看法,可能会出现这么两个情况。第一,可能是将来的半岛无核化不可能一步达到,不可能,可能要分步走,第一步可能就是冻结,而且把冻结和谈判同时进行,在谈的过程中间来解决这个问题。达成某种协议以后,通过监督逐渐逐渐再走向无核化。大家知道无核化的概念我认为这是相对的,比如日本没有核武器,但是我们仍然把其列为潜在核武国家,它自己都承认说三到六个月就可以制造出核武器。这样的国家叫潜在核国家,潜在核国家的意思就是掌握了制造核武器的技术,但是不发展核武器,不装备核武器。所以作为朝鲜来讲,所谓的无核化也是这种相对的,它想争取的最后的结果是,我虽然不搞核武器,但是我有潜在核国家的能力,这是它最低限度的一个要求,我个人看法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和平谈判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美国错失与朝鲜谈判最佳时机?

方恩格:我过去提到几次,90年代跟克林顿总统和朝鲜有协议,不是美国没有履行这个协议,是朝鲜违背了这个协议。所以如果下次有协议的话,问题还是在于管控。

邱震海:所以美国方面是认为朝鲜欺骗了它,这是第一个。第二可能是中国方面没有跟朝鲜传递足够的信息。徐将军怎么看?

徐光裕:我觉得美国错过这个机会,这两次机会,不能把责任全推到朝鲜的身上,因为如果你们非常积极地要想实现半岛的和平稳定和无核化应该往前走。比如像和平协议的问题就可以先摆出来。当初朝鲜的条件没那么高,现在过了那么多年以后,他手上已经搞了核武器,搞了导弹了,他的筹码就多了,价码就高了。可是当初的时候他们没有这些筹码,你们美国人自己错过了。所以我认为,要想追究起这个责任来的话,美国要负80%的责任。

方恩格:当时很难接受,因为他们90年代达成协议的时候,朝鲜在很多方面是违背这个协议的,不光是他们在国内违反,另外,他们还往外卖科技到巴基斯坦以及其他的地方。所以如果下次达成协议的话,恐怕不只有在朝鲜国内武器发展等等的监管,也是要看他们会不会再次卖给别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中国应采取对朝更严厉制裁?

全家霖:我们三方不要分而治之的那种状态,应该要好好合作。90年代朝鲜一贯说要美国谈判,那时“封韩通美”,就是要排斥韩国,要跟美国谈判,那时候中国非常不高兴。所以90年代不是中国向朝鲜采取了一个石油供应的停止嘛。但是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我觉得不光是美国方面有错误,中国方面也有错误,韩国方面也有错误,错误在哪里呢?如果不履行这个协议的东西的时候,到底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那时候我们都没谈。现在一定要谈好这个后果,第一个,我们不愿意和平演变,就是政权的垮台,但是一定要严厉制裁。

邱震海:我们一个个先来,先问一下徐将军,这个严厉的制裁,这个底线,现在中国跟美国立场在一起了,您觉得中国能做到吗?

徐光裕:现在我们国家在这个态度上非常明确,完全按照安理会的决议,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所确定的一些原则,中国要坚决执行的,否则我们作为一个安理会成员,一个大国来讲,那就是不合适的。在这个问题上我想和美国是一致的,因为总体来讲,半岛无核化,半岛的和平稳定,在这两点上美国应该说和中国不会有很大的差异,只是在第二点问题上,关于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我始终有一点看法,我总觉得美国并不是那么很自始自终,全心全意的要想维持半岛的和平和稳定,好像有点希望半岛紧张,显然有这种感觉。所以说采取的一系列动作,一些动作非常激烈,美国的一些动作非常激烈。特别是特朗普总统刚上台的时候,开始这个阶段非常强硬。当然啦,他是作为军事上的一些压力,制造一些威慑和压力,从他的角度来讲他认为是合理的。但是总体来讲的话,给人感觉,包括“萨德”部署在韩国的问题,给人感觉好像他有点并不太希望半岛和缓。那么现在的情况呢,总统的表态已经比较好一点了。

邱震海:徐将军刚才说的,用我们中国人说这是阴谋论,就是好像你们美国有一个阴谋在里边,你们不希望朝鲜半岛稳定,所以才故意不把,过去不把那个事办好。

方恩格:当然这个是不可能的。不管是美国和南韩,他们都不想在国防上花这么多钱,还派三万多美国士兵驻扎在韩国。因为朝鲜一直在威胁南韩跟日本,所以美国必须要这样做,不是美国一定要这样做,没有什么压制中国或阴谋论。那另外就是徐少将刚刚提到,中国大陆一定是跟随安理会的决议照做。但是我想问少将,中国有没有因为卖军事用品到朝鲜,在中国有没有任何人或公司被起诉?

徐光裕:关于朝鲜发展核武器的问题,中国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最近不是处理了丹东的一个案件嘛,就是丹东有商人通过民营的渠道向朝鲜出口了氧化铝,这个对它发展核来讲是有帮助的,这个问题我们中国非常重视,已经作为重要的案件,采取了比较强硬的措施。总体来讲,刚才美国的这位朋友所讲一些问题,具体的一些细节,一些具体问题,当然这些具体问题不要脱离当时的大的背景,因为当时美国人,我的分析,美国人之所以没有在克林顿所取的步骤下面继续往前推,非常重要的原因就美国的注意力当时并不完全在朝鲜,当时在别的方向,在中亚,在中东,所以对朝鲜的问题有点冷落。所以朝鲜为什么不断地来搞各种各样的一样,比较剧烈的一些做法,试验导弹,试验火箭,搞核试验,非常重要的原因,它想引起美国的注意,就是说你们美国人不要不管我,我们应该继续谈下去,你不管我那我就要折腾,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总体来讲,美国有一段时间并没有把朝鲜问题作为它的外交政策的非常高的一个重点。

冻核,是谈判的前提还是妥协?

邱震海:Ross,如果你下次回到华盛顿,见到了特朗普的团队,你可不可以跟他们说,只要北朝鲜愿意暂时冻结核计划,美国就应该与它展开谈判,而不要把放弃核计划作为一个前提条件。那么这样的话中国和韩国也许才可以一起起作用。

方恩格:谈判是可以谈判,但是之后有没有好好一个宏观的管控机制。因为朝鲜过去,在跟他们达成协议之后他们都会违背。

邱震海:从韩国的角度怎么看?他现在对管控机制很不放心。

全家霖:对,是有存在这样的问题。就是关键来说归根到底这就是那个信赖的问题。协商、谈判都可以谈,而且是谈判的门总是都开着。但是这个谈判过程的结果你遵不遵守这是另外一回事,至少我们到现在为止所从朝鲜得到的一些经验来看,朝鲜一直不遵守这样的协议。那所以我向两位提出一个建议,现在我们都是遵守联合国的制裁决议案,但是联合国的制裁决议案当中的一个漏洞就是民生的问题,如何把这个民生的问题弄得规模比较大一些。比方说他们出口750万吨的煤炭,我觉得750万吨货多了,一定要遏制,石油现在也要遏制,粮食也要遏制。当然是我们也要考虑民生的问题,或者是人道主义的问题,但是这就是一种惩罚,你不遵守这个协议的结果,就是连政府、民间都会受到一种很大的危害。

邱震海:就是制裁的力度要收紧。那么我们现在往好的方面,如果这个底线大家各方能够遵守的话,再往好的方面,美国方面能不能在冻结核计划的同时跟它展开和平谈判?

方恩格:我觉得美国不会排斥。

邱震海:不会排斥。

方恩格:我觉得当然不会排斥,但是要看未来朝鲜的行为。所以还是回到这个信赖,我们讲很多是信赖跟宏观监督机制,这是非常重要。

邱震海:全教授。

全家霖:这就是问题,因为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到现在为止都是以弃核为目标,现在要改成冻结。

邱震海:冻核。

全家霖:对,冻核,就是冻结,这样的话就是我们让了一步。到底朝鲜能不能让步,这就是挪到他们的身上了。

邱震海:而在这方面,徐将军,如果说不以弃核,而以冻核为目标,中国愿意在中间发挥作用吗?怎么发挥?

徐光裕:我想这是目前来讲比较现实的一个方案,就是分阶段进行,先谈冻核,在冻核的情况下,美国和朝鲜要就和平协议问题进行深入地谈判,中国也好,韩国也好,其他的一些相关国家,六方会谈相关国家在同时,如果能够进行同步开展恢复六方会谈,那是最理想的了。从冻核来讲的话,和原来的弃核我认为并不矛盾,它是一个阶段,实际上它是还可以往下,继续往下走,那就看双方谈的情况,交换的条件如何,要让北朝鲜这一方能够感到既安全,而且又能够得到经济的发展,得到国际上的一些承认,这个问题就会比较好办一点。

邱震海:

事到如今要朝鲜弃核已不现实,而要美国同意朝鲜拥核也不可能,所以也许要求朝鲜从原来的弃核改为冻核,只要它不再发展增量,而在存量上国际社会共同管控,也许是一个考虑的方案。

《震海听风录》

首播时间:周三19:20-19:50

回放时间:周四05:50-06:20 11:30-12:00

凤凰卫视中文台

编辑:庄小薇 倪塑

鳳凰相关阅读

·徐晓冬上锵锵三人行:我现在非常危险,非常痛苦

·专访 | 林铭述:凝动音乐的演奏者

·全国有2.8亿个范雨素,你不认识他们,你离不开他们,现在他们老了

·分手要1000亿?这个超难缠的铁血娘子一分都不出!

·寻找父亲陈昌浩

·每天都不想上班,这病怎么治?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泗洪白癜风医院